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

《纪念碑》

俄国:普希金
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,
在人们走向那儿的路径上,青草不再生长,
它抬起那颗不肯屈服的头颅
高耸在亚历山大的纪念石柱之上。
  
不,我不会完全死亡——我的灵魂在遗留下的诗歌当中,
将比我的骨灰活得更久长和逃避了腐朽灭亡,——
我将永远光荣不朽,直到还只有一个诗人
活在这月光下的世界上。
我的名声将传遍整个伟大的俄罗斯,
它现存的一切语言,都会讲着我的名字,
无论是骄傲的斯拉夫人的子孙,是芬兰人,
甚至现在还是野蛮的通古斯人,和草原上的朋友卡尔梅克人。
  
我所以永远能为人民敬爱,
是因为我曾用诗歌,唤起人们善良的感情,
在我这残酷的时代,我歌颂过自由,
并且还为那些倒下去了的人们,祈求过宽恕同情。
  
哦,诗人缪斯,听从上帝的旨意吧,
既不要畏惧侮辱,也不要希求桂冠,
赞美和诽谤,都平心静气地容忍,
更无须去和愚妄的人空作争论。

戈宝权 译
0

原文《памятник》

by

Я памятник себе воздвиг нерукотворный,
К нему не зарастёт народная тропа,
Вознёсся выше он главою непокорной
Александрийского столпа.**

Нет, весь я не умру - душа в заветной лире
Мой прах переживёт и тлeнья убежит -
И славен буду я, доколь в подлунном мире
Жив будет хоть один пиит.

Слух обо мне пройдёт по всей Руси великой,
И назовёт меня всяк сущий в ней язык,
И гордый внук славян, и финн, и ныне дикий
Тунгус, и друг степей калмык.

И долго буду тем любезен я народу,
Что чувства добрые я лирой пробуждал,
Что в мой жестокий век восславил я свободу
И милость к падшим призывал.

Веленью бoжию, о муза, будь послушна,
Обиды не страшась, не требуя венца;
Хвалу и клевету приeмли равнодушно
И не оспаривай глупца.
1836

译本2

我给自己建起了一座非手造的纪念碑, 
人民走向那里的小径永远不会荒芜, 
它将自己坚定不屈的头颅高高昂起, 
  高过亚历山大的石柱。 

不,我绝不会死去,心活在神圣的竖琴中, 
它将比我的骨灰活得更久,永不消亡, 
只要在这个月照的世界上还有一个诗人, 
  我的名声就会传扬。 

整个伟大的俄罗斯都会听到我的传闻, 
各种各样的语言都会呼唤我的姓名, 
无论骄傲的斯拉夫人的子孙,还是芬兰人、 
  山野的通古斯人、卡尔梅克人。 

我将长时期地受到人民的尊敬和爱戴: 
因为我用竖琴唤起了人民善良的感情, 
因为我歌颂过自由,在我的残酷的时代, 
  我还曾为死者呼吁同情。 

啊,我的缪斯,你要听从上天的吩咐, 
既不怕受人欺侮,也不希求什么桂冠, 
什么诽谤,什么赞扬,一概视若粪土, 
    也不必理睬那些笨蛋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836
(陈守成 译)

致凯恩/致克恩

普希金
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:
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,
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,
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。
在绝望的忧愁的折磨中,
在喧闹的虚幻的困扰中,
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,
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面影。
许多年代过去了。狂暴的激情
驱散了往日的梦想,
于是我忘记了你温柔的声音,
还有你那天仙似的面影。
在穷乡僻壤,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,
我的岁月就那样静静地消逝,
失去了神往,失去了灵感,
失去了眼泪,失去了生命,也失去了爱情 。
如今灵魂已开始觉醒:
于是在我的面前又出现了你,
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,
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。
我的心狂喜地跳跃,
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,
有了神往,有了灵感,
有了生命,有了眼泪,也有了爱情。
10

假如生活欺骗了你

普希金
假如生活欺骗了你,
不要忧郁,也不要愤慨!
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,
相信吧,快乐之日就会到来。
  
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,
现今总是令人悲哀:
一切都是暂时的,转瞬即逝,
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。
7

我曾经爱过你

普希金
我曾经爱过你:爱情,也许
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,
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,
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。
我曾经默默无语、毫无指望地爱过你,
我既忍受着羞怯,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,
我曾经那样真诚、那样温柔地爱过你,
但愿上帝保佑你,
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地爱你。
5